1. <video id="t3lrf"></video>
      <video id="t3lrf"><small id="t3lrf"></small></video>
      <wbr id="t3lrf"></wbr>
      <video id="t3lrf"></video>
      <wbr id="t3lrf"><small id="t3lrf"></small></wbr>
      1. 東西問丨漢學家馬克林:為什么說新疆現實與所謂“種族滅絕”的惡意指控恰恰相反?

        分享到:

        東西問丨漢學家馬克林:為什么說新疆現實與所謂“種族滅絕”的惡意指控恰恰相反?

        2024年06月13日 20:3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中新社喀什6月13日電 題:為什么說新疆現實與所謂“種族滅絕”的惡意指控恰恰相反?

          ——專訪澳大利亞漢學家馬克林

          作者 陳建新 徐雪瑩

          新疆自古是絲綢之路上連接東西方的重要樞紐,隨著共建“一帶一路”不斷推進,如今愈發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前沿,為中亞、南亞乃至歐洲、非洲等地帶來現代化發展經驗。然而,近年來個別西方國家持續炒作涉疆議題,如指稱新疆存在“種族滅絕”,試圖通過不實指控遏制中國發展?!爸袊谌珖秶鷥却龠M各民族一律平等,這與所謂‘種族滅絕’的惡意指控恰恰相反?!卑拇罄麃啙h學家馬克林(Colin Mackerras)在“中國新疆的歷史與未來”國際論壇期間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表示,只需一個例證就足以說明問題:2019年,新疆人口平均預期壽命提高到74.7歲,比2010年提高2.35歲。

        6月12日,“中國新疆的歷史與未來”國際論壇在新疆喀什舉行。馬克林受邀參加并作主旨演講。賈志鵬 攝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您在英國劍橋大學求學時就開始研究回鶻歷史文化,為何會對此產生興趣?這些研究經歷對您了解新疆歷史文化起到什么作用?

          馬克林:我從20世紀50年代末開始了解亞洲和中國,在澳大利亞堪培拉獲得學習中國語言、文化和歷史的獎學金。那時我們只研究中國的過去。我對唐朝產生了興趣,一部分原因在于西方似乎對那個時期的中國一無所知。公元七世紀至八世紀上半葉是唐朝也是中國歷史上的鼎盛時期,卻是歐洲非常糟糕的階段。

          后來我得到在英國劍橋大學學習的機會,并在那里完成了一篇關于回鶻的論文?;佞X是當今維吾爾人的眾多祖先之一,曾出兵助唐朝平定安史之亂。之后我對新疆產生了興趣。在我看來,除了中國西部,新疆在中國乃至整個亞歐大陸的文化史上都有重要地位。新疆是絲綢之路的樞紐,語言、宗教、民族、藝術、繪畫、雕塑、樂器、音樂等都沿著絲綢之路穿越亞歐大陸,這讓我非常著迷。

          中新社記者:新疆及其發展變化給您留下了怎樣的印象?

          馬克林:我與新疆的聯系源于我對唐史的研究,后來演變為對更深層次的新疆歷史及現狀的興趣。20世紀80年代,我開始對新疆現狀進行深入研究。1982年,我第一次訪問新疆。而當我有機會研究中國少數民族,包括中國對少數民族的政策、當地經濟以及社會和文化發展情況后,我很快明白,西方誤解甚至惡意曲解了中國對少數民族的政策。

          我寫了兩本關于少數民族的書,分別是China's Ethnic Minorities and Globalisation(《中國少數民族與全球化》)和China's Minority Cultures: Identities and Integration since 1912(《中國少數民族文化:自1912年以來的身份與融合》)。這兩本書中都有不少關于新疆少數民族的內容。后來我多次訪問新疆,又寫下一些關于當地歷史和現狀的文章。上一次來新疆是2018年,我有機會得見自治區北部城市的驚人發展與壯麗風景,還有喀什、莎車等現代化、美麗的南部城鎮。

        6月12日,“中國新疆的歷史與未來”國際論壇在新疆喀什舉行。馬克林受邀參加并作主旨演講。賈志鵬 攝

          中新社記者:在實現現代化的同時,如何做好傳統文化的保護發展,這一問題常受到關注。您如何看待新疆在這方面的實踐?

          馬克林:現代化如何影響傳統文化,這一問題在世界各地都很重要。

          據我觀察,新疆少數民族會學習漢語,學習讀寫漢語對他們有益,但本民族的語言沒有被壓制,維吾爾語、哈薩克語和塔吉克語等民族語言未有偏廢。當地更鼓勵使用中文,但也絕沒有所謂的“語言滅絕”跡象。

          此外,在表演藝術方面,我觀察到新疆當地積極推動維吾爾族和其他民族傳統歌舞的繼承與發展。2018年訪問莎車期間,我參觀了一所培養維吾爾族舞蹈和十二木卡姆表演者的學校,對此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國家投入資金和教育資源,將年輕表演者培養到專業水平,希望傳統文化存續并繁榮。在喀什,我購買到了一張《十二木卡姆》的DVD。親身經歷告訴我,新疆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種族滅絕、文化滅絕。如果要消除一種藝術形式,為什么還會投入精力去培養藝術表演者?為什么還會通過錄音和DVD推廣?

          現代化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新疆的經濟和民眾生活。無論是在2018年還是現在,我對喀什的主要印象都是現代和干凈,高樓林立,有自來水和電力供給。

          中新社記者:近年來,個別西方國家持續炒作涉疆議題,如指稱新疆存在“種族滅絕”等。您如何看待這些言論?為什么會有這些偏見?您認為應如何看待新疆?

          馬克林:這些言論完全是無稽之談。進入21世紀,新疆少數民族人口的健康、教育等情況顯著改善,嬰兒死亡率、孕產婦死亡率明顯降低。只需一個例證就足以說明問題。2019年,新疆人口平均預期壽命提高到74.7歲,比2010年提高2.35歲。

          此外,中國在全國范圍內促進各民族一律平等,這與所謂“種族滅絕”的惡意指控恰恰相反。一些西方學者已證明實際情況并非如此。年輕的澳大利亞律師杰奎琳·詹姆斯(Jaq James)做了大量詳細研究,反駁了相關指控。

          個別西方國家為何采取這種荒謬立場?我認為這是其試圖遏制中國發展的手段。

          中新社記者:您曾表示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十分具有借鑒意義,具體體現在哪里?推動世界文明交流互鑒,新疆歷史文化和古絲綢之路可以提供哪些啟示?

          馬克林:如何制定面向少數民族的政策,全世界都面臨這一問題,中國在新疆實施的政策堪稱全球實踐典范。中國政府和學者付出了真正努力,充分考慮各地區問題,貫徹落實現代化建設。從創造可持續的工業、生產和提高居民生活水平方面來看,現代化至關重要。

          絲綢之路從新疆通往西方,經過波斯到達羅馬,見證了亞歐大陸上極為重要的文化交流。自2013年以來,隨著共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推進,新疆迎來全新發展機遇。其現代化也給中亞、南亞乃至歐洲、非洲帶來經驗。新疆的現代化進程,極大提高了民眾生活水平,改善了各類基礎設施,并大幅提升了工業和農業生產,該地區生產總值在短短十年間實現巨大增長。我相信,大多數國家會從新疆現代化建設與共建“一帶一路”中獲益匪淺。(完)

          受訪者簡介:

        6月12日,“中國新疆的歷史與未來”國際論壇在新疆喀什舉行。馬克林受邀參加并作主旨演講。賈志鵬 攝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著名漢學家,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榮譽教授,澳大利亞聯邦人文科學院院士,2014年榮獲中國政府友誼獎。研究方向主要包括中國少數民族、中國戲曲、中國歷史、中澳關系以及中國的西方形象等。代表作有《我看中國: 1949年以來中國在西方的形象》《文化創新的泉源-現代與傳統的銜接》、China's Minority Cultures: Identities and Integration since 1912(《中國少數民族文化:自1912年以來的身份與融合》)、China's Ethnic Minorities and Globalisation(《中國少數民族與全球化》)、Western Images of China(《西方的中國形象》)等。

        【編輯:劉歡】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男女性高爱高清视频
        1. <video id="t3lrf"></video>
          <video id="t3lrf"><small id="t3lrf"></small></video>
          <wbr id="t3lrf"></wbr>
          <video id="t3lrf"></video>
          <wbr id="t3lrf"><small id="t3lrf"></small></wbr>